行业动态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专栏】秘书长周记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 2021-10-12人气:19


国庆假期结束,种种现实问题又跃然眼前。关于“卡脖子”问题,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魏杰教授9月中在一个内部讲座中就目前的宏观经济状态讨论中提出中国经济短板严重的问题,他提到的五大短板我认为这三方面值得钟表精密制造产业链的企业思考。


高端发动机不行。魏杰教授提到飞机汽车航母发动机包括呼吸机我们都受制于人,人家稍一调整,我们就没法做了。以大见小,手表机心就是超微形的发动机,深圳在相关研发上的投入一直与产能不成比例,民营企业踽踽独行多年,人、材料、设备配合掣肘颇多,也代表中国钟表业虽拥有全产业链条,但仍在外围没有进入价值核心层,也未能如瑞士日本钟表业在此基础上将高尖技术发散至其他新兴产业以实现规模价值和获得超级利润。


新材料不行。正如魏教授所言,我们许多新材料是进口的,关键材料的57%是进口的,像飞机轮胎和轴承都是材料堵路。例如韩国生产半导体产业排在世界前五但材料来自日本,日本一“卡脖子”,韩国就趴下了。以大见小,深圳手表业也大量使用进口金属材料,国产替代材料对产品质量和稳定性都有影响并延伸到全球的市场端,形成部分用高人工和高端设备生产低价值产品的惯性。也体现了多数“国产”产业和“材料”产业分而治之,较少合作投入,更多是互相适应和退而求其次的无奈之举。


数控机床不行。魏杰认为精细零部件要靠数字化机床完成,而恰恰是我们的短板。以大见小,深圳钟表业传统上就大量使用进口数控加工设备,不少还是航空航天级的加工中心,有一定的生产部分关键零部件的能力。在智能手机手表大发展的时代,支撑壳带玻璃等配套企业发挥出了巨大的优势。但是与瑞士日本钟表业通过手表制造发展衍生出了服务全球新兴产业的高端加工设备制造业相比,深圳钟表业目前已经完成集群任务,链条的抓地能力较强,但还未有能力制定从高端装备使用者向研发和制造设备者转变的战略目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运营 × 时刻传播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厂情】路虎表业:始终坚持将质优价廉放在第一位 下一篇:【赛事】钟表及计时仪器制造工技能竞赛圆满落幕